OPFUN Talk萌課堂,專(zhuān)注青少在線(xiàn)語(yǔ)言啟蒙!——寰宇咨詢(xún)中心資訊網(wǎng)

上海 18761612306

首頁(yè) > 資訊列表 > 資訊詳情

法語(yǔ)考級:全國最難搶的考試機會(huì ),報名需要拼網(wǎng)速拼反應,哪怕為了考試穿越

來(lái)源:小編 編輯:小編 日期:2022-09-09 14:00:47

據說(shuō)劍橋英語(yǔ)考試是目前中國最困難的考試機會(huì )。注冊需要以網(wǎng)絡(luò )速度進(jìn)行反應。即使他們?yōu)榱丝荚嚩┰搅酥袊拇蟛糠值貐^,他們的父母也感到幸運。不僅是英語(yǔ),在這場(chǎng)日益激烈的教育軍備競賽中,對兒童各項成就的要求也在上升,面臨著(zhù)通貨膨脹的困境

KET、PET取得了成績(jì)!11月15日,有人在親子群里拋出這句話(huà),立刻濺起一片浪花。

一年級的朋友,他的兒子PET通過(guò)了?!?/p>

……

對于很多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,考K考P”如同“ZX”“KS八少八素雞娃等其他養兒黑話(huà)

找兩個(gè)黃牛從北京到海南

很多家長(cháng)說(shuō)報名是第二光,要拼網(wǎng)速反應。北京的考試地點(diǎn)特別緊張,無(wú)法滿(mǎn)足需求。家長(cháng)會(huì )想各種辦法,包括去外地考試

所謂“KET”“PET,對應劍橋英語(yǔ)通用五級一級和二級。此外,還有其他。FCE(第三級)CAE(第四級)CPE(5級),考試的目的是從聽(tīng)、說(shuō)、讀、寫(xiě)四個(gè)方面全面測試考生的英語(yǔ)能力水平。通過(guò)考試的,由劍橋大學(xué)地方考試委員會(huì )頒發(fā)證書(shū)。

劍橋英語(yǔ)五級考試每年舉行兩次,分別于5月至6月、11月至12月舉行。在世界160多個(gè)國家中,有3000多個(gè)考點(diǎn),考生可以在劍橋英語(yǔ)考點(diǎn)申請考試。

近年來(lái),家長(cháng)和咨詢(xún)機構都覺(jué)得報名越來(lái)越難。

在申請考試的那天,她仍然感到不安。她提前半小時(shí)登錄網(wǎng)站,等待考試地點(diǎn)。結果,網(wǎng)頁(yè)一打開(kāi)就卡住了。。因為申請人數太多,電腦系統崩潰了,黃牛黨也沒(méi)有抓住它。張女士抓住最后一次機會(huì )抓住系統泄漏,最終申請了福建考試。

北京的媽媽李小蘇就在報名的最后一天,在12月給孩子報名KET考試。打開(kāi)網(wǎng)頁(yè)后,她發(fā)現北京、天津等周邊地區已經(jīng)滿(mǎn)了,只有內蒙古、甘肅、新疆、西藏、海南有名額。她只是申請了海南的考點(diǎn)。

畢竟在海南有房子,李曉蘇說(shuō)。

那些報名的母親們感到非常幸運,當時(shí),她沒(méi)有信心報到,北京小學(xué)生張一晨的母親說(shuō)。為了報名,她特意去了網(wǎng)吧,她的家人同時(shí)用其他電腦報到,當時(shí)網(wǎng)絡(luò )比較順暢,我一打開(kāi)就報到了。附近的考場(chǎng)很快就滿(mǎn)了。許多人去天津和河北參加考試。

北京一家咨詢(xún)機構的老師建議:我們會(huì )幫你報到,但你也要報到,兩條腿走路,可以提高達成率。

劉老師說(shuō):現在的關(guān)鍵是,從去年下半年開(kāi)始,‘上面’就嚴格禁止機構報名。報班后我們只能報學(xué)生,但不能保證。

劉先生說(shuō),政策越來(lái)越嚴格。因為近年來(lái)太熱了,教育委員會(huì )正在嚴格控制。北京的考試地點(diǎn)特別緊張。他們的咨詢(xún)機構有十幾個(gè)校區,每個(gè)校區的名額不超過(guò)10個(gè),總數超過(guò)100個(gè)。今年,每期有100多人想參加考試,無(wú)法滿(mǎn)足他們的需求。因此,家長(cháng)們會(huì )想出各種方式,包括去其他地方參加考試。明年的考試地點(diǎn)肯定會(huì )更加緊張。

又一次奧數后的現象級考試

根據北外考點(diǎn)的報考數據,PET五年來(lái),申請人數增長(cháng)了近10倍。在北京海淀區,劍橋五級考試已經(jīng)成為很多學(xué)生的標配

奧數之后,劍橋五級考試正在成為另一個(gè)現象級考試。在北京海淀區,劍橋五級考試作為教育方向標準,已經(jīng)成為很多學(xué)生的標配。

浙江萬(wàn)里學(xué)院教師甄桂春認為,這次考試的含金量體現在幾個(gè)方面:一是考試成績(jì)準確,標準統一規范;二是公平合理,在年齡、性別、中國、民族背景等方面沒(méi)有區別;第三,國際認可。中國的許多學(xué)校都同意這項考試。

北京一家英語(yǔ)咨詢(xún)機構的一位老師說(shuō):對于小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這次考試是一個(gè)相對客觀(guān)的評價(jià)體系。。雅思和托福不能參加考試。市場(chǎng)上有三一口語(yǔ)和劍橋五級考試,難度更大,能體現水平。相對而言,劍橋兒童英語(yǔ)考試太簡(jiǎn)單了。三一口語(yǔ),因為北京不能在12歲以下參加考試,所以每個(gè)人都在參加劍橋五級考試。

愛(ài)樂(lè )奇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潘鵬凱觀(guān)察到,劍橋五級認可度較高,也比較公平,在各種杯賽相繼取消后,這次考試因此而異軍突起。

其次,父母擔心他們的孩子會(huì )在起跑線(xiàn)上輸。在他們看來(lái),學(xué)校會(huì )特別青睞有相應證書(shū)的學(xué)生。兒童研究可以為小學(xué)簡(jiǎn)歷增添亮點(diǎn)。

此外,來(lái)年KET、PET它將更新考試形式,更加關(guān)注兒童的具體應用能力。對于一些依賴(lài)題庫準備考試的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,今年的考試是最后一次機會(huì ),所以每個(gè)人都會(huì )抓緊時(shí)間參加考試。

在一些優(yōu)質(zhì)中學(xué)的開(kāi)放日,會(huì )有簡(jiǎn)歷接收階段,孩子的簡(jiǎn)歷會(huì )很豐富,會(huì )增加很多分。很多家長(cháng)認為,KET或PET考試可以成為孩子簡(jiǎn)歷上的亮點(diǎn)。無(wú)論如何,只要有選校的需要,總會(huì )有各種各樣的考試。這些考試成績(jì)加在一起,形成了所謂孩子的整體實(shí)力,甄說(shuō)。

那么,學(xué)校在選擇學(xué)校的時(shí)候真的會(huì )把這個(gè)證書(shū)作為評價(jià)標準嗎?張一晨今年考入人大附中早培班。她通過(guò)了五年級PET考試。當被問(wèn)及學(xué)校是否以劍橋五級證書(shū)作為錄取條件時(shí),張一晨的母親說(shuō):這不是必要條件。我認為這更像是一種獎勵。

一家英語(yǔ)咨詢(xún)機構的負責人也表示,不同學(xué)校的情況不同,并不是所有的學(xué)校都要求有證書(shū),也沒(méi)有明確規定有證書(shū)分。

廣州一所中學(xué)的校長(cháng)透露,現在初中說(shuō)不能和任何成績(jì)掛鉤,但其實(shí)還是看一些東西,比如數學(xué)競賽成績(jì)、編程KET出色或PET通過(guò)等,都是加分項。

軍備競賽導致通貨膨脹嚴重

在這場(chǎng)日益激烈的教育軍備競賽中,對孩子各項成績(jì)的要求不斷上升,面臨著(zhù)通貨膨脹的困境,考試成為零和游戲的淘汰賽

K12.指從幼兒教育到高中教育的教育階段。有人戲稱(chēng)之為拿錢(qián)堅持12年。在這條賽道上跑步的父母很容易陷入各種信息和比較的焦慮。

網(wǎng)上流傳的一段話(huà)是:孩子4歲,英語(yǔ)詞匯量只有1500左右,是否不夠?答:在美國一定夠了,在海淀一定不夠。

段子并沒(méi)有完全脫離現實(shí)。KET1500-1800考試所需的詞數PET所需的字數是3500,FCE則是5500。

在競爭特別激烈的北京市海淀區,確實(shí)有大班幼兒園通過(guò)了考試。KET孩子。海淀區一家咨詢(xún)機構的老師說(shuō),在中關(guān)村一小學(xué)、三小學(xué)、人大附小、清華附小等學(xué)校,他們參加了考試。PET到處都是學(xué)生,一個(gè)學(xué)生說(shuō)他參加了二年級的考試PET其他人在五年級通過(guò)了考試FCE(第三級)

當然,這并不代表一般情況。

北京外國語(yǔ)大學(xué)教授曹文說(shuō),KET如果合格,相當于中國英語(yǔ)水平等級3級,即初三畢業(yè)的英語(yǔ)水平。

曹文介紹,2018年北外考點(diǎn)參加KET平均年齡為10的學(xué)生.通過(guò)率為65%的2歲,換言之,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小學(xué)四年級學(xué)生的英語(yǔ)已經(jīng)達到了國家課程標準規定的初三畢業(yè)水平。

這種情況已經(jīng)持續了很多年,聽(tīng)起來(lái)令人難以置信。曹文說(shuō)。

根據劍橋英語(yǔ)的對表,PET相當于中國高考英語(yǔ)水平,雅思4.0-5.0分。從2014年到現在,在北外考點(diǎn),PET考生的年齡集中在10-12歲,即小學(xué)四年級至六年級。

根據北外國際教育集團的統計數據,2019年FCE平均年齡為12.兩歲。從中國英語(yǔ)水平量表可以看出,這相當于從大學(xué)四年級到專(zhuān)業(yè)英語(yǔ)四級的水平,而從中國英語(yǔ)水平量表,FCE大部分考生都是小學(xué)六年級,已經(jīng)達到了大學(xué)英語(yǔ)水平。曹文說(shuō),CAE考生的年齡也越來(lái)越年輕。一些考生在小學(xué)三年級時(shí)得到了它CAE成績(jì)好。

先進(jìn)的教育進(jìn)展是如何引起的?一位母親說(shuō),這其實(shí)就是戲劇效應——前面的人站起來(lái),大家都站起來(lái)。

現在英語(yǔ)好的孩子很多。每個(gè)人都非常重視英語(yǔ)。孩子一定要學(xué)好,不能太落后。。另一位母親說(shuō):有些恐慌被解雇了。你看到別人的孩子參加考試,你必須自己參加。

不僅僅是英語(yǔ),在這場(chǎng)日益激烈的教育軍備競賽中,對孩子各項成績(jì)的要求也在上升,面臨著(zhù)通貨膨脹的困境。

專(zhuān)欄作家維舟希望他的孩子申請上海一所著(zhù)名的小學(xué)。只有當他們去的時(shí)候,他們才知道競爭有多激烈:3000個(gè)孩子報名,第一輪簡(jiǎn)歷中有一半以上被篩選出來(lái),剩下的1200個(gè)孩子去參加考試,一個(gè)半小時(shí)內回答299個(gè)問(wèn)題,爭奪120個(gè)名額。

在如此激烈的基準競爭中,考試已經(jīng)成為零和游戲的淘汰賽。有多少孩子試圖消化和吸收他們真正需要的知識,有多少孩子為了超越他人而不得不增加壓力?

即使明令禁止,能緩解焦慮嗎?

考試導向不可避免地會(huì )偏離學(xué)習語(yǔ)言或教育的規律。教育者的首要任務(wù)是幫助孩子找到個(gè)人發(fā)展的動(dòng)力,實(shí)現自己的優(yōu)勢

鐵打比賽,流水杯賽。

教育部多次發(fā)布《教育部辦公廳關(guān)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學(xué)招生工作的通知》,明確指出義務(wù)教育階段學(xué)校禁止使用各種競賽證書(shū)、學(xué)科競賽成績(jì)或等級考試證書(shū)作為招生依據。

2018年2月,教育部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規范基礎教育領(lǐng)域管理的競賽名稱(chēng)表彰等活動(dòng)的公告》,要求按照管理權限重新審批中小學(xué)生競賽活動(dòng)。未經(jīng)批準,不得組織活動(dòng),許多杯賽被叫停。

2018年9月,教育部辦公廳發(fā)布《全國中小學(xué)生競賽管理辦法(試行)》,詳細規定了競賽的申請、認定、舉辦和日??刂?。在此基礎上,發(fā)布了《關(guān)于公布2019年全國中小學(xué)生競賽的通知》。

在禁令下,迎春杯、中國杯、學(xué)而思杯等奧林匹克數學(xué)杯賽相繼被叫停。然而,一些比賽和訓練往往會(huì )改變。比如迎春杯更名為數學(xué)花園探索或ACM-ICPC繼續開(kāi)展青少年編程設計科普展示活動(dòng)。除了政策規定的招生制度外,還有秘密的選拔和招生渠道。

父母總是希望他們的孩子進(jìn)入一所好學(xué)校。他們需要一個(gè)渠道和一個(gè)階梯。業(yè)內人士認為,20世紀80年代后,高等教育給職業(yè)發(fā)展和收入增長(cháng)帶來(lái)的紅利越來(lái)越高,從而帶來(lái)了全球對密集型教育的青睞。

在《我是母親,我需要一個(gè)白金包》中,耶魯人類(lèi)學(xué)博士馬丁也描述了全世界母親的共同焦慮: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我們不能上好學(xué)校,我們將被美洲豹吃掉??偸翘崆皽蕚?,很早很久以前就開(kāi)始準備?!?/p>

兩歲的孩子必須上正確的音樂(lè )課。當你三歲的時(shí)候,你必須請一位家庭教師為幼兒園的入學(xué)考試和面試做準備。在四歲時(shí),不會(huì )玩游戲的孩子必須邀請游戲顧問(wèn)。他們不能玩,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強化班——課后,除了法語(yǔ)課、漢語(yǔ)課、小學(xué)家庭課和烹飪課外,還有高爾夫課、網(wǎng)球課和聲樂(lè )課。

如何在這種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的育兒方式中減輕父母的焦慮?

回到學(xué)習英語(yǔ),曹文分析說(shuō),孩子是小海歸,或者從小就沉浸在英語(yǔ)環(huán)境中,英語(yǔ)幾乎成了第二語(yǔ)言。然后他們直接參加六歲半的活動(dòng)PET考試時(shí),雖然閱讀和寫(xiě)作的挑戰很大,但獲得一些成績(jì)是完全可能的。

所有在小學(xué)達到劍橋英語(yǔ)量表160以上的孩子都取得了巨大的超越。孩子們應該花更多的時(shí)間閱讀英語(yǔ),積累生活和學(xué)習經(jīng)驗。這樣,他們將來(lái)會(huì )走得更穩定,而不僅僅是英語(yǔ)。

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熊丙奇表示,競爭熱的問(wèn)題不在于競爭,而在于當前的教育環(huán)境??偟膩?lái)說(shuō),由于義務(wù)教育不平衡,各地都有擇校熱,全社會(huì )都有名校情結,我國也在推進(jìn)自主招生改革。所以,競爭就成了選校和升學(xué)的工具。為了讓競賽重新關(guān)注,展現學(xué)生興趣、專(zhuān)業(yè)的本質(zhì),需要減少擇校熱,建立更加多元化的招生評價(jià)體系。

英國教育周刊總經(jīng)理黃祥文也認為,各種兒童英語(yǔ)考試在一定意義上對兒童的語(yǔ)言學(xué)習起到了積極的作用,但盲目追求考試導向的過(guò)程不可避免地會(huì )偶爾偏離學(xué)習語(yǔ)言或教育的規律。

  1. 聯(lián)系我們

  2. 在線(xiàn)客服:(9:00-23:00)
  3. 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18761612306
  4. (9:00-23:00)
蘇ICP備2022034778號-2